4ifu4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txt-第一百九十二章 想不想家-752wd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荣福宝只觉得听到了有生以来最恶毒的言语,眼睛还是睁的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着唐元,“不,不是的,我没有”,怎么能这么想她,她只是单纯的喜欢唐元而已,只是看见他就忍不住的开心,想要靠近他而已。
荣福宝大大的桃花眼里满含着一包包的泪光,对上眼前看着自己充满恶意的眼睛,喃喃开口,“不,你不是唐元,唐元不会这样说话”,明明第一次她偷偷跟着姑父后面去上课时,他是那么的淡然又自信的回答问题,对着身边人说话时嗓音好听又轻柔。
謀愛豪門
所以眼前的怎么可能是她印象中那个那么好的唐元呢?
看着荣福宝惊恐的捂着耳朵,“你不是他,你不是他,我不要听你乱说了”,然后快速跑走,不见了人影。
唐元收起刚刚的表情,看着远方嗤笑一声,不过就是一个眼神和几句话就受不起了,见一面就自以为了解一个人了么?
只有唐元自己知道,他从来都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好人,从小过于早慧看多了令人厌恶的人性丑恶,所以早就了他是非观念淡薄。毕竟处于他们这个圈子,越是权利金钱集中的地方,里面的事情越复杂,真的要非黑即白的话,那估计全世界一大半人都得进监狱转转。
而他一直能够坚持着不越那道线,只不过是因为旁边有一个女孩,让他甘愿为其自我束缚而已,她才是真正善良的根源和一切。
至于刚刚故意表现给荣福宝看的恶意,既是真实的他,也是因为实在是不耐烦她的不识相了而已。
表面看着单纯善良的一个女孩子,但是做的事情却一点也不善良,暗地里靠着她姑父的影响力,不知道威胁了多少个盯着唐元的姑娘,手段虽然低级,倒是也真的吓走了不少还未进社会的大学生们。做完这些却还能相安无事,像是纯真无害的样子,这也倒罢了,唐元从来不会在意这些,反正这样的人太多了,多这一个也并不多。
另唐元最觉得不能容忍的是,荣福宝之后四处宣扬的,唐元是属于她的。呵!她荣福宝也配,对于一向坚持巩固自己名分的某人来说,敢抢他家多多的人,也就是抢夺许多多的未婚夫,唐元他自己,也是不行的。
虽然他绝对不会被抢走,但是名义上的争夺也不能忍,唐元必须是属于许多多的,这一点是谁也不能改变的,如有逆鳞,触之必反,现在荣福宝才真正是得罪了唐元了。
尘缘仙踪 朗镜悬空
一夜好眠之后,许多多等二百多人开始了为期一天的考核,到了地方之后发现考核项目非常多,除了之前教过的一些军事方面的基础。
其中更是囊括了语言、数学、天文、地里、信息科技、艺术、经济、管理等等很多科目,竟是比高考的项目都要多了不少,林林总总有差不多二十个科目。
所有人看完目瞪口呆,但是还是得硬着头皮上去啊!明文规定所有人必须在晚上九点前参加完所有考试。当许多多看到她前面的男生进去考艺术时,考官问他要表演什么,结果这位年轻的小哥直接现场唱了一首全靠吼出来的打靶归来,不过还好监考的教官维持住了抽搐的嘴角,还是很欣赏的问了他几句话,然后夸了两句,兴奋的小哥以为自己考得很好,出来还跟许多多以及后面的人说,很容易考的,就进去随便唱歌就行。
轮到许多多上去时,她看到现场准备的道具还真的十八班武艺都齐全的,自然就选择了自己最有把握也是学习最久的毛笔字,一副行书自然磅礴,让旁边年纪较大的一位军官看的非常叹服,直说,“这字写的好!”。
许多多明朗一笑,说了声谢谢,然后继续去参加下一项考核了。
考核的科目多,自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擅长的东西,所以第一天考核下来,很多人都有些微微的颓丧起来,“我们明明只是一次军人的选拔,为啥要考这么多东西,难不成上了战场还跟对手表演唱歌”。
昨夜星辰愿你安好
旁边一个原本同样考的不好的男人闻言,“呵!谁知道呢?”,他们这些早早就进了军队的粗汉子,哪里学过那些个东西,也不知道领导怎么想的。
还有人在里面挑拨,“刚刚排在我前面一个小姑娘,你知道人家考口语时,说了多少种语言么?”
“多少种?”
“最起码七八种了,不过说是能深度交流的也就是四五种,这都是哪儿请来的神仙啊!有这个能力还跑来军营干嘛?真是想不通”,男人当初选择来当兵,就是因为家里穷,他又学习不好,所以才当兵来找出路。好不容易立了几个不大不小的功劳,升了职,现在又好不容易争取个好去处,还这么多人过来抢,心里很不是滋味。
鬼王悍医妃 鱼爷殿下
其实有这种想法的也不在少数,毕竟真正家世好的,有几个真正舍得将孩子往军营里送。所以这也是当时他们第一天看到旁边竟然是一群看起来就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社会人士和学生过来跟他们抢这个好不容易得来名额时,自然是很看不惯的。一看就是还未受过苦的学生,不好好回去学习,来这样的地方,于是也就有了第一天队列天堑的那一幕。
在场其他人闻言也均是倒吸口气,他们其中大部分人当兵之前都是没上过大学的,能说个一门外语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对于脱离校园学习环境已久的他们,碰上这群学生的考试,自然是不占优势的。唯一可依赖的也就是军事和体能方面的一些相关科目了。
还好这些考试只占比了30%,其中很多人不禁感叹,明后两天他们还是有机会的,毕竟这些学生虽然里面有些确实体力不错,但是对比他们这些常年在军队参加各种训练的军人来说,显然他们认为自己还是会比较占优势的。
总之不管别人怎么想,许多多今天是大获全胜了,光是她自己有把握的,就有语言、数学、地理、艺术等好几科了。
语言从小受到有一个外交官妈妈的缘故,可能也是天生的就语言方面发达,许多多很小就会跟着妈妈后面学嘴了。阮情发现这个事情后,自然也是非常欣喜,满心以为女儿长大后会和自己一样想要成为一名外交官,从小就会刻意培养许多多的多语言环境。
后来虽然阮情经常不能陪在女儿身边,但是也会给她送很多关于语言方面的书籍资料,有时候视频电话两个人也会用不同的外语来对话,帮助女儿学习和练习,努力做到寓教于乐。
毕竟她的女儿和别人不一样,她需要更多的时间学习其他的东西,也不像她想象中和自己一样热衷语言学,即使很有天赋。
所以阮情多年来一直也没有放弃对于多多的培养,只是对于结果也从来没有刻意追求,所以就是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多年下来许多多自己竟然也是多国语言都学会了不少。
再加上十二三岁时,许多多便开始经常出去参加比赛,也经常活在多语言的环境之下,自然而然的口语也是越练越好。
妳的愛不屬於我
琼楼十二曲 卧龙生
鬧天宮
至于数学,还是要说确实题目不算难,对于许多多这个数学上天赋一般的学生来说,以前学习的知识已经足够。
地里方面就更是跟许多多的爱好以及理想有关了,从小受到许爷爷影响最深的多多,从会说话起,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许老爷子抱在膝上,指着自己书房挂的那一副非常详细的地图,讲给孙女里面的故事。
虽然许老爷子读书确实不算太多,但是多年打仗的他,最熟悉的东西自然是各种各样的地图了,为此许爷爷书房还专门有个很大的沙盘,这可是小多多曾经最喜欢的玩具,没事老爷子就会带着孙女一起在沙盘上进行战争演习。
艺术方面许多多倒是也跟着唐元一起接触了不少,但是最终坚持下来的也就只有许奶奶蒋琴亲自教的毛笔字了,现在的她一手颜体,许奶奶都要夸她的字已有几分风骨。
所以以上四科都是许多多非常有自信满分的。
临时其他小队成员此时也是纷纷在各自领域正在各展所长,如谭鹏鹏,看见考试科目里面竟然有信息科技的时候,简直是兴奋的想要对着老天呐喊三声,终于开眼哪?
最近一直作为所有队伍里面最弱的那一批,用自己最不擅长的东西和别人比拼,他可是憋屈坏了。虽然他也承认自己最近得到的成长和进步,但是现在有机会一雪前耻,又怎么能放过这个好机会。
直到九点钟所有人考试结束,许多多再见到谭鹏鹏时,就看到他那一脸桀桀桀的森然笑容,揉了揉身上起来的鸡皮疙瘩,许多多无语的瞅着他开口,“你这是咋回事,是不是考不好然后疯了”。
此去經年
谭鹏鹏摇摇自己最近变得有些粗糙的食指,又是桀桀桀笑几声,“NONONO,不是考的不好,我是考的太好了,所以忍不住想笑”。
“你开心就是这么阴森森的笑?那你还不如每天不开心呢?还是那样看着顺眼点”,许多多向天给了一个小小的白眼,吐槽说道。
铁血诡
结果就被谭鹏鹏逮着了,“你那是什么眼神,你刚刚那是白眼吗?你知道你今天错过了什么吗?在你面前现在站着的,可是信息科技考试这一门里面妥妥的第一名”,昂着自己的小下巴,谭鹏鹏有些控诉道。
啧!这次考试可是没有现场出成绩的,谭鹏鹏哪里来的自信,他自己就是铁定的第一名了。
“劝你说话还是给你自己留点余地,我还说我四科第一呢?”,许多多纯粹是喜欢打击谭鹏鹏习惯了,却没有想到一语成谶,果真所有考核结束后,所有科目的成绩公布,赫然许多多之前有把握的几科都是第一。
只是此时两人却都还不知道真正的结果,所以谭鹏鹏仅仅是上上下下打量一遍眼前女孩,“从头到脚都是个汉子,怕不会是艺术科目得了个倒数第一吧!”,说完自己都把自己给说信了,看着对面的许多多咯咯直笑,“呵呵!到时候公布成绩的时候,许多多第一,然后来一句,倒数的,那到时候可真的精彩了”。
对此许多多的回答仅仅是最简单的一个无视,你现在不了解姐的实力,姐到时候必须用实力打脸。
刚才是因为许多多和谭鹏鹏两个离出口比较近,所以两个人先出来。
这会儿看着面前走过来的三人,许多多就直接转移注意力问道,“你们三个,今天考的怎么样”,其实一一打量他们表情就知道,结果应该还是不错的,所以许多多才会这样发问。
果然金焕第一个就回答到,“还可以”,说话时还嘴角微微勾起,应该是非常不错了,所以此时他心情非常好,也算是为后面两天开了一个好头。
袁雯也是跟着后面道,“我也还不错,其中有两科有希望拿满分,我看教官挺满意的样子”。
袁望已经是今年青叶大学大四的毕业生了,自然也是中间几个人中学历最高的,也是许多多最为不担心的一个,“袁望肯定也是非常不错的吧!”,许多多看他表情就知道了,所以直接分析道。
几人又是在出口处回去宿舍过程中,小小的聊了一会儿,商量了一下明天考核的事情。虽然直到现在,所有人都还不知道即将演习的地址在什么地方,所以可以聊的东西也是有限。
许多多宿舍的原本四人中,许多多和袁雯之外的另外两人已经在之前的训练中,选择自己退出了。所以此时宿舍就只有许多多和袁雯两个人,两人有时候也会偶尔在宿舍聊聊天了。
晚上洗漱完,许多多躺在袁雯的上铺,开口问,“你想不想家”,看着窗外照进来的盈盈月光,脑子里不自觉的就开始浮现一张极为俊秀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