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nim笔下生花的小說 諸天大聖人-第1700章 擺攤,算命走起(求訂閱,加更)看書-kqhdf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姜尚的主意其实也不算新鲜了。
此前就想到过,只是被否定pass掉了。
今再次想起,令姜尚头脑一震。
觉得此事大有可为。
大不了。
自己不为权贵们算命就是。
想来也无事。
“兄长的帮衬和接济,终究只是他的恩惠,我需要自强。”
姜尚认为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应该要去挣钱养家糊口。
不能再叫母老虎看不起自己了。
“兄长那边暂且不想见我,估计在生气。”
姜尚暗暗思忖起来,“那江府是万万不可再去的,目前又无其他工作可做。
便只能依靠这些年修道学来的本事,替人算算命也不错。
穷人算不起,权贵不敢算。
便只能给中间的那部分人算了。
好歹有机会养家糊口了。”
姜尚很有自信。
以自己在昆仑山玉虚宫学到的本事,应该可以应对算命中出现的意外情况。
算人命,收点银钱。
不过分吧。
步兵之王鐵鷹師
事实上,并不过分。
既能赚取生计所需的钱财,又能一边修道问心。
一举多得。
“改明儿起,便开始算命。”
姜尚暗暗想着,摆个地摊,再弄个幡子。
就够了。
写上算命二字即可。
星海之无尽征途 暴走的蘑菇
届时,他便可以替人算命了。
这等想法其实挺不错,他认为维持生计应当没问题了。
于是。
也不管那凌厉的寒风,姜尚回到住处开始鼓捣起来。
免不得被马氏一番数落和打击。
但……
姜尚都习惯了。
习惯成自然,当养成这个习惯后,他也就当没听见。
左耳进,右耳出。
也很正常。
女人嘴嘛。
姜尚也懂的。
就是觉得自家男人无能,赚不到钱财,心里不痛快,才会叨扰那么些话。
他算是明白了。
“这妇人之见如此短视,想我姜尚修道时,受老师提点过……”
是注定要不凡的人。
岂能被这妇人给耽误啊。
算命就是自己全新的开始,让其看看什么叫日进斗金。
姜尚已经想明白了。
只要能赚到钱,那腰杆自然就直起来了。
想来那母老虎也不敢说什么。
一边想着。
姜尚一边制作一个幡。
上书‘算命’二字。
完美解决宣传的问题。
桌椅之流,本是没有之物,姜尚索性也不要了。
席地而坐即可。
就是可能有点冷。
——毕竟是大冬天,寒风凌厉地袭来,哪怕他有法力护身也会觉得有几分寒意。
算命肯定是要算命的。
不然他姜尚家里都快没米下锅了。
日子还得过。
至少,在他还没有找准自己的目标和方向之前,需要继续过下去。
虽说是艰难点。
但胜过于无。
总比没有要强得多啊。
况且,算命收取多少银钱,那还不是自己说了算么。
他若觉得可以。
取千金万金也行的。
前提是对方有那么多银钱。
若是觉得穷苦,不愿多收,可以少收点嘛。
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还不用担心赋税的问题。
真不错。
次日,一大早。
在马氏喋喋不休的话语中,姜尚百般无赖地举起幡子走上街头。
顿时间,有种羞耻感迎面而来。
堂堂玉虚宫嫡传门人,最厉害的师兄已是大罗金仙,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自己却只能依靠算命维持生计。
这真是有辱师门。
“若被老师知晓,也不知会不会被逐出师门?”
姜尚喃喃自语地吐槽起来。
用所学的师门道法,去替凡人算命,以此来维系生计之用。
他姜尚也算是独一无二了。
很特别。
以至那远在昆仑山玉虚宫内的原始天尊,都不禁嘴角抽搐。
颇为无奈。
“这厮真是飞熊之相,真是应劫之人,能掌控封神榜?”
身为圣人,姜尚的一切行为都落在他眼里。
只是,他认为姜尚的行为太诡异了。
根本不像是执掌封神榜的人。
修为不高就不说了。
还学凡人娶妻生子,还去卖草席,现在又要靠着在玉虚宫里学到的道法算命。
还有什么是他姜尚不敢做的?
下一步。
是不是要打着玉虚宫的旗号,把他原始天尊也给卖了?
若真如此的话,那就太……
他大概会一巴掌拍死那个不孝徒弟吧。
现在,且先看看。
实际上。
天尊的心里也没底。
虽然他掐算过,也找大师兄老子掐算过,姜尚都有飞熊之相。
是天定的执掌封神榜之人。
也就是俗称的应劫者。
朝歌城。
破梦传 故子
大雪依旧弥漫着整个都城,看不见开春的迹象,或许距离那所谓的开春还需要一段时间吧。
虽然雪未停,冰未化。
但街上来往的行人也不少,特别是中午时分。
姜尚就盯紧了。
这是他的机会。
于是。
姜尚寻一人多的中心地带,仔细清理一番雪迹后,便铺上一自制的草席,盘腿坐上去。
反正草席是自制的,没花钱。
身边插着一杆竹竿挂起的大幡,算是宣传的东西了。
一没笔,二没书。
他也算是算命界独树一帜的存在了。
比较特别的那种人。
摆摊开始。
原本以为会很容易的姜尚,苦苦等候几个时辰也未果。
还饿得饥肠凛凛。
让他一度开始怀疑人生。
自己真的有机会赚到银钱吗?
似乎……
很困难啊。
坐等半天,来往路过的人倒是不少。
但没有一个朝他正眼望过。
也未有半个人投来询问的目光。
他就仿佛不存在一样。
这让姜尚备受打击,一度觉得是不是家里那尊母老虎发功了。
给他姜某人上了诅咒。
暗夜盛寵:老公麽麽噠 兮小然
否则的话,又怎会是如此情景呢。
这种等待直让他怀疑人生。
莫非真被诅咒了?
要不然,怎会一个人也没有。
实在是太诡异了。
一时间。
姜尚有种心烦意乱的感觉涌上心头来。
哪怕曾在玉虚宫有很好的涵养,有不错的心境,此刻也是觉得心烦。
各种不快涌上心头。
为何自己做啥啥不成。
史上第一暴 冥域天使
老天爷偏与自己作对不成。
老实说。
在得知姜尚去摆摊算命的时候,宋异人就已经暗暗扶起额头来。
这个义弟啊。
果然又去摆摊算命了。
此前他就觉得这个法子不行,第一时间就否定了。
没想到他居然还去。
这倒是让宋异人觉得姜尚挺头铁的。
他有心想把姜尚拉回来,但仔细一想,“让二弟去经历一番也好。”
正所谓:不经历,怎知其艰辛呢。
只有知道艰辛和不易,才会更加坦然地接受现实,以及去面对现实。
这是基本的。
所以,宋异人没去管。
也暂时不想管姜尚的事情。
家有悍妃:王爺太溫柔 北林木筆
毕竟他也很忙的,有许多生意需要做,有许多事情需要调节和调动。
这才是最主要的事情。
当然。
那间院子里,江缺第一时间知道姜尚的情况后,也是一脸发懵的。
他忍不住暗道一声,“果然,天道的修正能力还是很强的,看来想要从它手中获取本源力,只能暗暗偷取了。
明抢的话,直接瞬间就会和这方世界的生灵为敌,那是最后的招数,不到关键时刻不能用。”
现在。
江缺虽然一身修为已突破到大道级的混元大罗金仙,完全可以吊打天道。
但若是想要完全靠金刚镯的力量去吸取世界本源力,那就等于与整个世界的生灵为敌了。
他倒是不介意。
可一旦那样做的话,吸取到的本源力就不多了。
为细水长流,他决定还是暗中进行。
此前宋异人的事情,就是他暗中谋划的结果,事实证明效果还不错。
不过。
天道对于姜尚的修正能力很强。
仅仅是一次试探罢了。
同时,江缺也大道级之上的境界,有一个明显的感应。
在大道级之上。
应该还有新的境界。
只是,那等境界他现在并不清楚罢了。
也没有机会和渠道去接触到。
若以后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了解下。
“想来应该是有境界的。”
江缺暗暗猜想着,“毕竟道无止境,学无止境,在天道级之上,有大道级,在大道级之上,自然也应当有其他的境界。
只是……
这种境界是什么,现在还不得而知。
看来,需要等去到一个更加高级的世界里,才能知道这种境界了。”
但话又说回来。
即使是大道级了。
江缺依然不能自主地控制金刚镯穿梭某一方指定的时空,或者是世界。
最多能决定是否带人,是否提前穿越,或者提前结束。
我的豪门之旅
而带人的方式,也仅仅是用蓬莱仙岛来转化。
那三座仙岛已经被他炼制成一方小世界,宛如灵宝一般的存在,为他江缺所掌控。
他将其放入金刚镯的空间内,自然就可以了。
当江缺猜测到大道级之上还有境界的时候,他便着手开始谋划起来。
这方世界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封神世界。
虽然只是一场神仙杀劫,但同样是一方不错的世界,本源力不少。
他得好好谋划一番。
这点,就连青莲道人和鸿钧都不知道。
他们还以为江缺是来旅行的。
格外情深,賀少的閑妻
江缺朝姜尚所在的位置望来望,暗道:“姜尚还是回去算命了。”
真是命运无常啊。
“他连给为送食材的任务都不愿意吗?”
江缺叹息一声,“不愧是执掌封神榜的人,这态度有些坚决,也有些异于常人。”
正常了。
毕竟是应劫之人,是天定的主角,有着量劫的气运加身。
哪怕这寒风再凌厉,估计也吹不死他姜尚。
不过。
眼下的局面,对姜尚来说并非好事。
也不知他会如何渡过。
对此,江缺其实是有些期待的。
堂堂元神境的修道者,并且还是原始天尊的亲传弟子,玉虚宫门人。
居然落得这般下场,当真是世风日下啊。
跑去算命,也不怕把自己的运道给折损了。
即使你姜尚身怀杀劫的运道,即使你是天选之子,天定执掌封神榜的人。
也不用这般挥霍吧。
天生神匠
太浪费了。
简直不当人子,不讲武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