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8tme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213、金絲楠木分享-7y1yk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瞎子,你真受伤了?”
和尚摸摸脑袋,笑着道,“昨晚我看到你跟总管交手了,我帮不了你,你别怪我,你自己说的。”
瞎子慢慢放下平压的双手,长舒一口气道,“韩年,你功夫稀松平常,还是要努力了,不然将来有你苦头吃。”
他与韩年都是飓风中的孤儿,一同来到三和,情同手足。
从孤儿院出来以后,自己做了道士,韩年做了和尚,在一个大庙里,愈发比以前亲近了。
韩年做和尚倒不是因为有残疾,而是对王爷小说中的佛法感兴趣,央求着总管,跟着学了大威天龙,以小说中的法海为榜样,如今法号叫济海。
如果不是看在和王爷的面子上,白云大庙里的和尚能打死他,居然自己给自己起法号。
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跟方皮一样,还是在三品上徘徊,止步不前。
“谁说的!”
韩年不高兴的道,“我觉得我马上就能破四品了!”
女王威武之大神拐回家
瞎子笑而不语。
不管韩年说什么,都不再搭理,一心疗伤。
韩年见他不说话,自觉没趣,便合上门走了。
回到禅房继续打坐禅悟。
林逸吃好早饭,听到瞎子入了大宗师的消息后,吓了一跳。
“大宗师真的是大白菜吗?”
林逸还是有点不相信。
豪門危情,女人乖乖就範 蒼耳
洪应笑着道,“瞎子感念王爷恩德,自然不敢偷懒,日夜勤学苦练,才有今日的成就。”
林逸看看文昭仪,又看看洪应,好奇的道,“如果你三人联手,对上这静怡呢?”
这娘们始终让自己心生不安,就像悬在头上的利剑,自己的脖子随时会没。
洪应低头不语,文昭仪摇头。
“这老妖婆有这么厉害?”
林逸腾的站起身道,“老子就摁不死他了。”
文昭仪道,“现在打不过,将来未可知。
我那师妹可是天纵奇才,岂能是一般人?”
林逸不死心道,“那如果对上静宽呢?”
文昭仪沉吟了一下道,“她想杀我等三人难,但是想留下她,也难。”
“等于就是跟静宽也只能打个平手?”
林逸一下子就没了刚才的兴奋之情。
文昭仪冷哼道,“天下间除了静怡和无相禅师、魔头招摇,天下间还有谁能和静宽打个平手?”
“无相?
招摇?”
林逸从来没有听过这两个人,“这又是谁?”
“王爷,”
说话的是王庆邦,“无相乃是豫州金刚台的大长老,一身修为惊世骇俗,已经五十余年未曾出世了。”
“金刚台?”
林逸拍拍脑袋道,“我记得你们说过,这杜三河,也就是聂有道,也是出自金刚台?”
王庆邦点点头道,“正是。”
“魔头招摇又是何人?”
林逸接着问道。
王庆邦道,“天下第一魔教叫春山城,城主便是招摇,其武功深不可测,同样盘踞川州,与寂照庵相争百年,世代之间不知积累了多少血仇,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也在川州?”
林逸乐了,“还跟寂照庵是对头?”
文昭仪寒声道,“魔教败类,人人得而诛之。”
“不,不,此言差矣,”
林逸摇摇头道,“敌人的敌人便是我们的朋友,不招惹咱们,咱们也不去招惹她们,井水不犯河水。”
文昭仪腾的站起身道,“魔教无恶不作,行事诡异,祸害天下苍生!
岂可与虎谋皮?”
林逸摊摊手道,“我也没说一定要和她们合作,你别这么激动。
春山城,听着好像是个城池?”
我的鳳冠霞帔
“当然,”文昭仪恨声道,“割据一方,欺压百姓,真是魔门的行事。”
突然眉头一皱,飘然出了屋子,大声道,“妖女!”
接着是响彻和王府的银铃般的笑声,清脆悦耳,林逸居然恍惚起来,感觉自己被包裹在一片光中,舒畅的很。
“王爷!”
洪应一声断喝,让林逸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果真是魔教中人,”
善琦也被洪应惊醒了,叹气道,“摄人心魄,防不胜防。”
“摄人心魄?”
林逸觉得不科学,站起身走出了屋子。
重生司务长
文昭仪提着一个少女进了院子,然后直接一扔,少女直接摔倒在地上。
但是还是摇摇晃晃站起身,看向文昭仪的眼神发红。
少女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缓缓的拿出手绢,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颤声道,“你是何人!”
见到左右围过来的侍卫,一时间有点慌乱。
“妖女,这里岂是你能来的地方!”
文昭仪笑着道,“既然来了,今天就别想走了!”
“慢着,”
少女急忙道,“我是来见和王爷的!”
林逸看向少女。
身材高挑,长发飘飘,而且还是烟熏妆,是他喜欢的款,便好奇的道,“本王与你素不相识,你见本王有何事?”
女子道,“听说和王爷拒绝了寂照庵,那便是我春山城的朋友!
我等自然鼎力相助。”
“春山城?”
林逸笑了,果然是说曹操曹操到,“本王家大业大,何必要你们帮忙?”
“王爷,”
女子傲然道,“这是家师的好意,王爷还是不要拒绝的好!”
王子殿下六块一
“好意?”
林逸最不受别人威胁的,冷哼道,“跟你师父说,本王心领了,但是帮忙就不必了。”
哎!
寂照庵是这样,这春山城也是这样!
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一个个怎么都跟犯了中二病似得!
实在让人讨厌。
女子扫了一眼院子里的众人,笑着道,“王爷莫非忘了,寂照庵的两个大宗师,王爷恐怕很难抵挡吧?”
林逸道,“这是本王的事情了,姑娘还是不要多操心的好,闲事管多了,容易变老。”
“哼,”
女子轻咬贝齿,“王爷是做大事的,难道也忌讳江湖上的流言蜚语吗?
我春山城是正是邪何须他人嚼舌!”
“不,不,”
林逸晃晃手指道,“想必姑娘误会了,江湖上怎么评判你们春山城与本王无关。
本王说你们是正,你们就是正,你们是邪就是邪。”
女子不解的道,“那王爷何必着急拒绝?”
“因为本王不喜欢你这说话的态度,”
林逸一字一句道,“本王生平最恨别人威胁我。”
“望王爷好自为之!”
女子作势欲走,突然面前多了一道身影,一掌挤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避无可避之下,撞到了身后的廊柱。
廊柱坍塌,她也不住的吐血,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洪应。
林逸笑着道,“本王让你走了吗?”
女人咬牙道,“不知王爷还有何吩咐。”
“吩咐不敢当,回去告诉你师父,往日无仇近日无冤,大家还是不要欺人太甚的好,”
林逸笑着道,“行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多谢。”
女子愤恨的看了一眼洪应后,一跃出了院墙,消失不见。
“败家玩意,”
林逸看着破损的廊柱,叹气道,“又得重修,都是钱啊。”
“你真就这么让她走了?”
文昭仪突然道。
“人家师父来了,你打的过吗?”
林逸白了她一眼。
跟夜锦羽是一样的情形,明明气的要死,还不能把人家怎么样。
文昭仪沉吟不语。
林逸看向身后的卞京,喃喃道,“大炮,大炮,本王需要大炮,得让人明白,本王这里不是饭馆子,不是客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是。”
卞京低头愧疚的道。
和王府发生的事情,白云城的人都不知道,他们武照练,马照跑。
由南州商人在白云城北面新建的赛马场终于建成了,从此以后,白云城的赛马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每天赛马场的木栏外都是人头攒动,许多都是瞧热闹的,但是也有不少是指着这个发财的。
林逸乔装打扮,不时的捋一下粘着的胡子,在外面瞅了一眼,觉得没意思,没有多停留。
回去的路上,骑着驴子,大老远的就听见有人喊他,回过头一看居然是韩年。
“王爷,王爷……”
韩年挑着两只大桶追上林逸。
“哟,原来是咱们的济海法师,和尚做的怎么样?”
林逸打趣道。
“王爷,”
济海笑着道,“我这和尚做的不错,每天都撞钟的。”
林逸看了看他肩上的两只大桶,诧异道,“是不是和尚虐待你了?”
济海摇摇头道,“师父们待我都极好。”
“你是分不清好坏了?”
林逸没好气的道,“对你好,为什么让你用铁桶担水?
这两只桶有多重你知道吗?
而且你脚上这链子怎么回事?”
他刚才只听见济海走路咣当咣当响,此刻细看,脚上居然套着铁链子。
济海高兴地道,“王爷,这是我让余小时和阿呆给我打的桶和链子,每只桶都有一百斤。”
“神经病啊!”
林逸骂道,“没事铁桶担水好玩吗?”
“王爷!”
济海一脸无辜的道,“觉远老和尚不就是用铁桶练出的神功的嘛!
这是你说的。”
“觉远?”
林逸没反应过来。
“张三丰的师父!”
济海更加大声的道。
“觉远是用铁桶担水的?”
林逸自己都忘记了。
很多故事,都被他魔改的面目全非。
有些小说说完后,自己回过头就忘记了。
“是啊!”
济海猛地点头。
“哎,你自己开心就好,”
林逸无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当和尚要是不开心,就听本王的安排去铁匠坊打铁去。”
“我不要打铁,”
济海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得,“我要练就绝世神功!”
“你才三品。”
边上的阿呆很诚恳的道。
“哼!”
济海很生气,转过身子,每上一级台阶,脚上的铁链便会咣当一声。
林逸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他感觉自己真的罪孽深重,孤儿院里出来的孩子,如今看来就没几个正常的。
继续往家走,听见余小时走路的时候,居然也有咣当声。
他提住缰绳道,“余小时,你脚上的木屐是什么做的?”
他看着那木纹有点眼熟。
教授大人,惹不起
又看向阿呆,“你的也脱下来,我看看。”
两人依言把脚上的木屐脱了下来,递到林逸面前。
林逸没接到手里,脑袋往前一伸,然后大吼一声,“王八蛋!
老子的金丝楠木!
你们居然用来做木屐!
你们怎么下得了脚,不嫌累嘛!”
“王爷…..”
余小时和阿呆再傻也明白自己闯祸了!
“王八蛋!”
林逸手指着余小时和阿呆,“给老子揍!
往死了揍!
老子的金丝楠木!”
小喜子得令后,毫不犹豫的把手里的佛尘甩向余小时的后背。
“你他娘的别打我一个人啊!”
余小时没阿呆跑的快,落后一步,后背被打的生疼。
你是我遇到最美的风景 琳喵小爱
林逸见麻贵等人还在那发呆,没好气的道,“愣着干嘛,赶紧追上阿呆那王八蛋!
打!
狠狠的打!”
“是!”
麻贵无奈。
他策马疾驰,也没摸到阿呆的边梢。
即使是摸上了,自己也不是阿呆的对手。
只能一边追一边喊,“你别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让我打一下就好,不打重,不然回头总管打你肯定更疼!”
总管!
阿呆吓得一哆嗦,停住了脚步。
回过头看着追过来的麻贵,苦着脸道,“呐,不是我打不过你,是我让你打的,说好啦,不准打疼的。”
伪白莲的投机生活录 沧海不老
麻贵翻身下马,笑着道,“你放心,我绝对不打疼。
我是看着你们长大的,我也下不了那个手啊。”
嘿嘿笑着,一拳朝着阿呆的脸砸了过去。
王八蛋!
早就想揍你了!
从来不把老子这个统领放在眼里!
阿呆睁大眼睛看着拳头朝着自己砸过来,本能性的侧头躲过。
麻贵一拳砸了空。
“不要打我脸!”
靈將之風林火山
阿呆气愤的道。
“那我打你后背行不行?”
麻贵柔声问,生怕对方犯倔又跑了。
“后背?”
阿呆犹豫一下,点头同意。
麻贵道,“那你背过身去。”
只要今天能把你小子揍一顿就行。
余小时缓缓转过身,闭着眼睛,等着那一拳落在自己身上,突然,他感受到了一股劲风。
他吓得一脚后蹬,踹在了麻贵的胸口上。
麻贵被踹得瘫坐在地上,捂着胸口,不停的咳嗽,指着阿呆,气呼呼道,“你是故意的!”
“我怕疼…..”
阿呆直接哭了。
ps:急需水军,会说的大佬一定要在评论区多说一点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