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z3b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大聖人笔趣-第1693章 大威……天狗子(求訂閱,加更)分享-athfv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青莲与鸿钧均没有凡间生活的经历,自然很难明白这其中的道道。
但江缺懂。
“路有冻死骨罢了。”
江缺淡淡地说道:“其中缘由,若你们能参悟明白,或许能更进一步。”
此乃二人所缺。
人之道。
也是天之道。
異世俠盜
而天之道,便是大道之道。
继而是他们所修行之道。
故能旁通。
闻言之。
两人均是若有所思,似要抓住那点灵光,但又未能彻底的抓住。
这就让他们抓耳捞腮,有些小女儿态。
一圈转下来。
哪怕是皇城里,也不见得尽是繁华。
足以可见近两年来商朝在走下坡路,并且下滑得严重。
这时,鸿钧突然开口说道:“天道以圣人为棋,圣人以神仙为棋,而神仙则以王朝为棋,王朝则以凡人为棋。
众生皆在这局中颠倒,不外乎是残酷的现实罢了。
这天地,并不像洪荒那般。
而是算计来,算计去。
实则,是在削弱众生的力量。”
醒悟过来。
他便将自己看到的东西说出来了。
他曾在洪荒执掌天命,醒悟得自然要比青莲要快一些。
后者闻言后,才不禁点点头。
“师弟所言甚是。”
青莲也道:“这只不过是一场算计的缩影罢了,但与我们何干?”
寵妻如命:傅少,隱婚請低調
“有关的。”
鸿钧反驳道:“可让我们明白许多道理,明白许多事情,此乃悟道之机也。”
难得的机会。
万不可浪费了。
“多谢师尊赐道。”
随后,青莲和鸿钧皆在江缺面前恭敬行礼起来。
不敢不恭敬。
在江缺面前的话,他们只能算是小角色。
“行了。”
江缺淡淡地说着,“回去吧,另外把我刚刚看过的那些东西,都买回去。”
两人:“……”
得,又成钱袋子了。
实际上。
他们有时候也明白,自家师尊并不是真的要用到那些东西。
主要是想救济一下世人吧。
让人家过个好年。
只是想帮衬一下罢了。
并不是真的花钱大手大脚。
如此一想。
两人的内心便平静多了。
老实去买吧。
无非就是多跑点路,跑些腿。
影视体验派
等回去后便赏赐给院子里的那些小家伙们,想来他们会喜欢的。
从外头回来时,已经是下午时分。
不过。
还未等江缺进门,就被一个垂垂老矣的人拉住。
而事情,还要从几天前说起。
约莫在数日前。
昆仑山上。
正在修道学艺的姜尚被原始天尊叫到玉虚宫。
只听一道浑厚洪亮的声音问道:“姜尚,你入我昆仑有几时了?”
天尊询问,定有他意。
姜尚也不敢有歪想,老实道:“回老师话,弟子上山已有百余载了。”
闻言后。
天尊便沉默片刻,“自你上山日起,本尊亲自收你为徒,传你修行之法,赐灵果丹药与你炼身。
但你天生便修行难成,天赋不佳,仙道不成。
还是下山去吧。”
“啊?”
此言把姜尚说得一愣一愣的,他颤抖着身体,“老师,还您不要赶弟子走,弟子一定会努力修行的……”
未曾说完。
姜尚便被天尊打断,“行了,你莫要如此小女儿态,本尊知你有飞熊之相。
天生注定仙道难成,当享人间富贵。
非是本尊要赶你走,实乃你有你的宿命,待时机成熟本尊会交待你一些任务。
现在且下山吧。”
多余的话他也懒得说了。
姜尚的天赋,实在是他见过最差的。
仙果灵药之类的相助下,也勉强开始练气。
这时,姜尚恭恭敬敬朝着天尊所在的地方磕起头来,“弟子起于微末,闻世上有仙道之辈,不胜向往。
特以数十年之功寻仙访道,只为求道修行。
后来,幸得老师您不弃,收弟子入门墙内,才得以修行起来。
可弟子也自知天赋不强,资质太差。
便是有灵果仙药的相助下,也才成就元神境,修得一点法力在身,实乃辜负老师及众师兄们的期望。
今弟子下山,无法在近前照顾老师,万望老师保重。”
“去吧。”
天尊身影消失不见。
只留一道声音还回荡在大殿内。
姜尚见此。
只能缓缓起身来,有些留恋,且不舍地望了身后的宫殿一眼。
缓缓迈动脚步。
他是不想离开的,老老实实待在这昆仑山上修道。
不是挺好吗?
不用担心其他的事情,也不用害怕有危险降临。
可姜尚也清楚,自己天赋不行,终身都难有仙道成就。
即便是他很努力的修行,似乎也很艰难,不能成功便是不能成功。
努力数百载,也不过是靠着仙果灵药之流的宝物成就元神。
也就是炼气化神。
这等境界,实在是太低了点。
和那些动不动就是太乙金仙的师兄们比起来,差距有点明显。
这不是一般的恐怖。
可即便是姜尚自己也无话可说。
被天尊赶走这件事,他也毫无怨言。
“希望我还有回来的一天吧。”
姜尚惆怅不已,“如今这时代,便是要下山,我又能去到哪里呢?”
他其实并不知道。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先去朝歌城吧。
姜尚记得自己还有一个义兄,叫宋异人,是他的结拜长兄。
也不知是否还存在。
不过。
等他来到朝歌城的时候,便已经发现朝歌城里尽是一片雪白。
他身怀法力,有元神。
自是不惧寒冷。
路过一大院,却见其中传来热闹的声音。
仔细一听,却大惊失色。
再运起法力仔细瞧时,才发现院内妖气冲天。
虽然都很纯净,但妖就是妖。
姜尚受到的教育是,必须降妖除魔,护持人间正道。
在他看来,此地必是一处妖窝。
即使不曾害人,也不能继续留他们在此地。
若有朝一日害人了。
后果将难以预料。
他们也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防范于未然。
这固然是好的事情。
绝对不能让妖大量出现在凡间,否则对凡人也不利。
这般想法下。
催生姜尚一个全新的想法。
那就是上门灭妖。
当然,也可以谈一谈的。
并非都要灭掉才行。
那是最差的办法。
大门并未关紧,轻轻一推就进去了。
当入得其内后,姜尚才发现其中有多少大妖。
满目琳琅皆是,仔细望去约莫有十多位。
万界
原本正潇洒的众妖均望着这位突然闯入的家伙,皆是愣在原地不动了。
他们估计都没有想明白。
这个突然闯入的家伙,是怎么回事?
都市之寻宝猎人 合金水龙头
擅闯民宅,这是不讲武德啊。
众妖正愣着,姜尚突然说道:“你……你们都是些什么精怪,竟敢正大光明的出现在朝歌城里。
你们就不怕被打得元神俱灭吗?”
事实上。
这类事情在三界都很常见。
虽然众妖身上的妖气很纯正,大概是没有害人。
但为防备他们以后害人。
无论如何不能出现在凡人多的地方。
万一出现意外就不好了。
所以。
姜尚是来除妖的,也是来赶妖的。
若是能除则除,不能除就只能赶了。
只要效果一样就行了。
“你是谁?”
阿黄作为代表询问起来。
这突然闯入的家伙,实在是让人生不出半点好感来。
他们也不害怕。
只是很诧异。
这家伙在做什么?
难道是来找茬的?
“无量天尊,贫道玉虚宫练气士姜尚,尔等一群妖魔聚集在此想做什么?”
姜尚一脸正义凛然,杀意腾腾席卷。
不管这群妖有没有害过人,也不管他们来自何方何地,有着怎样的目的。
现在他姜尚作为玉虚宫门人,都必须阻止群妖继续在朝歌城。
“看在你们都没有害过人的份上,你们离开吧。”
姜尚觉得,当自己把玉虚宫门人的身份亮出来时,这些妖精就会害怕才对。
可众妖的反应,却与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姜尚?”
“玉虚宫门人,很厉害吗?”
“等等,重点不是他要赶我们走吗?”
“他好像才元神境吧。”
“真不知他哪来的勇气啊。”
“阿黄,试试你的新招数吧。”
众妖并未把姜尚放在心上,只是建议让阿黄试一试姜尚的本事。
在他们看来,姜尚还不配让他们出手。
元神境。
也太差了。
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差得多。
阿黄闻言,苦涩道:“我那招威力太大了,我怕他会扛不住打击。”
姜尚:“……”
你们当着我的面如此议论,真的好吗?
况且,我姜尚虽差,却也是玉虚宫门人啊。
“妖孽,大胆!”
姜尚怒目而视地道:“你们身而为妖,不思积善积德以求位列仙班,居然还敢在朝歌这等地方嚣张,你们莫不是觉得自己活腻了?”
一声声大喝响起。
让院子里的众妖都懵圈了。
如此正义之人。
嗯。
天地间都少见了。
或许,以后没有机会见了。
“小子,你安静点吧。”
“就是就是,你不是我们对手的,更何况,我们也没有害人。”
“凡人能待在朝歌城,我们为何就不能了。”
“小小元神境的修行者,你不是我们的对手,赶紧走吧。”
众妖一开始惊讶,到目前为止就有些腻了。
刹那行年 柏茗
没意思。
反正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太弱了。
弱得根本不够看。
这种不够看,让他们兴不起半点的兴趣来。
所以。
完全没有意义。
想及此。
他们便准备让阿黄出手。
反正他们是不打算出手的,姜尚的实力太弱小了。
不够看。
一点也不够。
一旁。
阿黄有些无奈,“每一次做苦力的时候,都是我来,你们也太过分了吧。”
虽然很想不干。
但时辰差不多了。
阿黄知道,如果他不能快速完成任务,只怕江缺他们就要回来了。
这绝对不行。
便也只能出手了。
“姜尚是吧,看我大威……天狗子!”
说话间,阿黄便已经狠狠一巴掌拍下去。
噗通!
一声巨响,烟尘泛起。
姜尚被拍得砸在门板上,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但并无大碍。